射雕后宫

作者:春气

    ()【惜弱宠溺】

    刹那间,天穹中半夜时间都含羞带怯的月儿,也从云层中露出笑脸来,将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大地上。首发上杂志虫朦胧婉约的秦淮河,给照得光洁明亮,岸边所有夜游秦淮的才子、雅士,将河中窈窕身影看得更清楚了。

    雍容尽显的美妇人,秀发高挽,一袭修长白衣,勾勒得曲线曼妙的身段越发欣长,在月光女神的抚弄下,玉光照身,晶莹剔透。而修长双腿末端,一对精致完美的三寸金莲,频频踏在水面之上,飞驰起来如凌波仙子,将柔美的赐福洒向了所有膜拜之人。

    此时,美妇人和夜色中的秦淮河不分彼此,相互融为一体。众人眼角余光眺望到‘圣母’朝着河上三个身影去,都纷纷猜测了起来,她们到底是何关系啊?

    赵月儿出身圣门,见惯了各方面的绝世高人。看向和几日前大相径庭的包惜弱,她自然而然升起一丝对强者的崇拜,目光中不可避免的流露出强烈的艳羡之色,由衷感叹道“好神奇的轻功啊!比达摩当年一苇渡江还更加厉害。”

    潘迎紫难以置信,包惜弱这由个柔弱得一股风就被吹倒的女人,也有如高深莫测的内力。秦歌也惊讶,眼睛也看直了,忘了给怀中母女解释。潘迎紫察言观色,和女儿赵月儿心思相同,身体都向左右两侧移动了稍许,将秦歌的怀抱更多最中间的位置留给了包惜弱。

    自从包惜弱凌波而行,秦歌身体内的圣道力量就产生了强烈的感应,一波又一波如江水般循环的真气,从微微泛起涟漪,变得如沸水一样翻滚着、奔腾着。

    浓浓的相思之情,竟然让秦歌热泪盈眶,沾湿了面颊。他忍不住动情的喊道“娘娘”在母子之情的驱使下,秦歌移动速度也稍稍加快。

    “儿子,娘的儿子啊!”包惜弱凄厉的声音,划破夜空,传入了所有人耳中,听得他们心下酸涩,好一个圣洁的神仙,母慈儿孝,羡煞我等凡夫俗子啊!

    距离秦歌还有三四十米时,包惜弱双臂一展,将空气朝身后一划,人如展翅大鹏急速飞向了秦歌,身上一袭白色长裙发出呼呼声响,煞是好听。

    看着眼前美妇人憔悴容颜,惊喜的热泪流淌,秦歌被深深感动了,体会到‘女人是水做的人儿’到底是何缘由了。一时间,秦歌情不可抑,悲声道“娘亲,都怪康儿不孝,让你也跟着康儿担惊受怕。”

    包惜弱伸出双掌,捧住秦歌英俊的悲恸面庞,抽泣升级,成了大哭,并断断续续的说道“康儿,这半个月来,受苦了,怪娘亲无用,没保护好康儿泣泣”

    “半个月?”赵月儿一声惊叹,恍如梦中,难以相信在秦淮河中缠绵交欢的短暂时光,就经历了十五天,

    女儿打断了母子相见感情交流,潘迎紫立即瞪了赵月儿一眼,轻嗔道“月儿!多嘴!”

    “没关系,月儿很可爱,我很喜欢!”包惜弱微笑道,欣长身躯一靠,依在了秦歌怀抱最中间位置。听着秦歌缓缓的心跳声,包惜弱焦躁不安的慈母心终算平静了下来。

    嗅着包惜弱身上的淡雅熏香,成熟芬芳,秦歌心中没有产生丝毫涟漪,凡是股股窝心的温暖感,点头对包惜弱道“娘亲,康儿此次遇劫,如果不是月儿深厚功力相助,康儿也许就无法从秦淮河低爬起来了。”

    包惜弱虽然一直不修炼武功,可却明白秦歌如道家双修的特别方式,双手一伸,分别抚上赵月儿母女赧然的脸蛋,动情道“跟着康儿,让你们母俩受苦了。”

    婆婆看儿媳妇的满意目光,让大胆的赵月儿也感觉吃不消,很是羞涩,脸色红烫,声如蚊蝇的说道“伯母,不苦,就是一直跟在夫君”

    格格一笑,包惜弱打断了赵月儿的话,嗔道“月儿,到现在你还叫我伯母啊?”

    包惜弱一脸期盼的神色,让心思玲珑的赵月儿明白了过来,亲昵喊了一声“妈妈!”

    “嗯,妈妈现在没有礼物赠送你,上岸后再给你买一件。”包惜弱一脸喜悦,憔悴脸色显得光泽耀人。

    四人相拥,却因为有了包惜弱,和秦歌体内圣道力量最大限度呼应了起来。而秦歌体内柔和真气溢出体外,和潘迎紫母女产生了最强烈感应,改变了她们体内真气属性。一时间,二人也能站立在水面上。

    赵月儿惊啊一声,望向包惜弱的目光充满了崇敬,道“妈妈,你给了月儿深厚内力,这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包惜弱心情大好,对赵月儿的误解不可可否,微笑道“只要月儿不嫌弃妈,妈一定给月儿用心选一样最特别的饰品。”

    “多谢妈妈。”包惜弱承受赵月儿身份,令她无比喜悦,满脸笑容。

    圣衣之上,一缕缕流转的热绕,遍布全身,令潘迎紫母女无比受用,又惊又喜,凝神尝试着控制这些力量进入体内,从而最快速的提升内力。

    包惜弱紧盯着秦歌,微微颔首,眼神交流,无声的称赞着潘迎紫这对出身不凡的母女花之好。

    身上蓝衫,在同一属性的圣道力量驱使下,将潘迎紫、赵月儿衣裙紧密衔接到一起。惊喜之下,秦歌尝试着松开二人,发现她们也如处于力量控制范围内,根本不虞掉入河中的危险。他干脆松开了双手,让不休不止运转的真气带着二人在河面上奔行。

    双手环抱住包惜弱,秦歌哽声道“娘亲,你这半个月有意淬炼内力,让康儿康儿”想到性情柔弱的包惜弱为了他惊喜练武,秦歌感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傻儿子!”包惜弱丰腴珠圆的美躯,紧贴在秦歌胸口上,轻声道“康儿从小就聪明绝顶,懂得保护娘亲,让娘亲免于被完颜洪烈那个畜.生玷污。八岁起就能够在外干大事了,康儿跟着娘亲受了太多苦了。”

    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现代人,我当然要谋划着带着你逃出囚笼一样的大金国啊!秦歌心下轻叹,口中坚定说道“娘亲,康儿是男子汉大丈夫,当然要一直保护您,因此,无论吃多少苦、收多少累,康儿都会喜欢的。”

    “娘亲真笨、真傻,一直不愿意练功,无法给康儿分担一些。”看着秦歌的汪汪美眸,神色越发坚定,包惜弱道“康儿,娘亲以后每天都练功,每时每刻都保护着我的康儿。”

    “嗯,娘亲对康儿真好。”秦歌心情激荡,低头和包惜弱的柔嫩脸颊摩挲着。

    此时,惊变突起,秦歌身上的蓝衫如同冰遇到了火,迅速融化掉了。母子之间一直隔着两层单薄衣裙,此时却却仅有一层了。

    紧抱着身材健硕的秦歌,包惜弱身体最直接的感受到了雄壮虎躯带给她的冲击力。鼓起的肌肉,没有草原、和金国蛮子们那种干枯感,反如女子家的肤色一般白嫩细腻,和她肌.肤相触,升起一股柔滑玉润,感觉好似一支支柔软的羽毛,搔弄着她的成熟身体。

    “康儿,她们”包惜弱轻唤一声秦歌,眼角余光却看到潘迎紫母女衣裙完好,身体也跟随他和秦歌的速度飘向岸边。包惜弱以为眼睛看花了,不禁仔细一看,发现根本就没有变化。

    “哎,也许是惜弱想康儿想得太苦了,居然荒唐的想要康儿如八岁之前一样总是光溜溜的在我怀中呆着。”包惜弱抚揉着秦歌滑腻柔和的后背,自我安慰道“也许,康儿长衫变了颜色,自己所摸到的就是他所期盼的肉色呢!”

    如此想着,包惜弱的内心稍稍平静了下来,距离摇曳过来的巨大官船的距离也仅有一两百米了。

    此时,秦歌四望,秦淮河边,不少士子纷纷朝着河中遥拜,神色恭敬,口中念念有词“圣母、圣子保佑,学生”目光扫射河中,秦歌惊讶发现没有别人了,这些人跪拜对象分明就是自己,更是发现外溢气流在身旁形成了一团白雾状的莲台,而微微蜷缩的身体,被包惜弱紧抱在怀中,好似一个被慈母宠溺的小孩子;而身旁两个盘腿打坐了的母女,竟如同伺候的童女一样庄严肃穆。

    “这是迷信,还是信仰?”秦歌低声喃语,内心狂的升起几丝窃喜,这些士子如此崇拜他们的圣母,我性情变得坚毅不少的娘亲绝对能够驾驭他们。

    想到这个时代上流的主要构成是士子构秦歌一刻不甘平庸、建功立业的野心,膨胀到了极致。

    秦歌意气风华,欲1望勃发,可苦了拥抱着他的包惜弱。包惜弱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湖,再次掀起汹涌浪涛。

    在她腿股间猛烈顶撞着她的庞然大物,她再熟悉不过了,也早听过了千万遍其神异之处。因为每个儿媳在被询问起和‘康儿’同房时状态,这些少妇们都赞誉有加,只要和他欢爱一夕,让她们抛弃所有、呆在他的身边为奴为婢都值得了。

    “嘿嘿,惜弱姐姐,汉子死了,还有孩子啊!你养了如此一个雄壮非凡的儿子,可真让妹妹我爱死他了。惜弱姐姐,你也守寡十八年了,需要的话,妹妹就和你换换房间,让你也尝一尝儿子更胜汉子的打本事?”梅若华恶魔一样的话语,在包惜弱的脑海中不停翻滚着,滚得她冲动起来,恨不得引着那滚热的金枪进入体内,在这儿仙境一样夜色朦胧的秦淮河

    “不行,这是在秦淮河中,河岸上还有士子、游人,惜弱你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不能让康儿背负骂名。”包惜弱对秦歌一如既往的宠溺,让她坚毅起来,停下来她都觉得很丢脸的轻摇硕臀,用紧贴住那差点就滑落而出,到了她股沟边沿的乱闯大蟒蛇。

    包惜弱脸色泛红,颤声道“康儿,忍一忍,快要上岸了!”虽然如此,她的身体却一阵悸颤,丝丝黏黏的水渍浸湿她的亵裤,双目也不敢和秦歌对视。

    “娘亲,康儿康儿”秦歌心下羞愧,对怀中慈母无脸解释,目光越过包惜弱颤抖的肩膀,对船上一身黄衫俏黄蓉喊道“蓉儿,船划快点。”

    黄蓉发出一阵

    格格脆笑,对矗立在船头的侍婢、百合夫人姐妹说道“看杨康一身蓝衫的样子,这半个月肯定活得滋润无比,只有我们这些人才会无故担心他这个混蛋!”

    “是啊,康儿身上的蓝衫,看着可真精神啊!”玫瑰夫人附和赞叹道,看着包家有如此之后欢心无比。

    包惜弱首次看到缭绕在身旁如云雾的莲台,内心大震,也明白了秦歌在她怀中就变成光溜溜的缘由了。她的力量和秦歌同出一源,相生相克,一旦境界太接近了,圣力凝结成的衣服也给溶化了,只不过别人内力属性不同、境界太低,无法看透罢了。

    忧虑消失后,包惜弱也急速松开了秦歌,拉起身旁一对准备大呼大叫的母女,化为闪电落到了大船上。()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