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春色,悍女当家撩夫忙

作者:花二姐

    虽然叶青桐被爱恨消磨了本性,变得不再温婉娴雅,可是自小受的教育让她无法如丹丹那般刻薄、尖锐,口舌之争她从来不擅长,丹丹闭着眼睛都能将她噎死,更何况她心中有鬼。

    虽然是在佛香幽渺、宝相庄严、正气浩然的永源寺,可是叶青桐却是全身犯冷,身子瑟瑟发抖,她已经连续多日梦到王太医满身血污的跟她喊救命,身首异处,面目凄厉,每每醒来都是汗透襟被,说不出的恐惧悲凉。而她独自忍受着漫漫长夜,朱逸博却搂着清怡**苦短。

    她莫名的就想到了天理昭昭因果报应,叶青桐霍的揪住心口站了起来,她甚至等不及贴身女官上前伺候,面色惨白狼狈的夺门而去,她只想快点逃开满耳的靡靡佛音。

    她仓惶的起驾回府,入门正迎上皇太孙温柔款款的扶着清怡赏花逛景,两人含眸凝悌百般缠绵,身后仆从如云,奢华尊贵,叶青桐紧紧的按着胸口瞪向朱逸博,瞪着这个绝情负义、狼心狗肺的男人。

    朱逸博沉脸看了叶青桐一眼,面露不虞,清怡飞快的打量了两人的神色,微微垂眸,“妾身见过太孙妃。” 上前一步就要屈膝行礼。

    她的话比动作快了很多,也仅仅是脚步微抬,皇太孙便将她拉住,“身子不便,这些虚礼就暂且免了,太孙妃不是拘泥小节的人。”

    清怡扬起精致绝美的脸蛋,冲着朱逸博笑的娇媚如水,“是。妾身谢过殿下和姐姐疼爱……”

    叶青桐只觉头昏目眩,耳内轰鸣,她大口的喘息,心好痛,痛的几乎全身痉挛。

    一旁的女官大惊失色,上前就要搀扶她,叶青桐猛的挥开女官的手,捂住嘴冲过两人。大力的跑开。

    进了寝殿。她便身子一软,栽了下去,女官大惊失色,上前一看才发觉她全身浸透,牙关紧咬,人事不省。

    花嬷嬷心有不忍急忙去禀报了皇太孙,得来的却是朱逸博不咸不淡的关切,“既然太孙妃身子屡有不适,怕是府内中馈所累,怡侧妃虽然怀了身子。也理应为太孙妃分忧解难才是,太孙妃彻底好起来之前。府内事务就让怡侧妃暂理吧……”

    花嬷嬷愕然,皇太孙这哪里是体贴太孙妃,分明是伺机夺了太孙妃的中馈大权,彻底的给怡侧妃撑腰啊,要变天了,府里要变天了。

    太孙妃的身子什么时候能好起来,怕是要看皇太孙的心意了吧?

    果然。自浴佛节后,太孙妃凤体违和,太医院的太医轮番的被皇太孙喝令给太孙妃请脉问诊,而太孙妃的身子却是越来越弱,别说好起来,就是右相和温氏亲自到榻前探望,她都神色恍惚认不清来人,再到后来,她半夜疯语。神色凄厉仓惶的大喊着让王太医饶命……

    旧事又被翻出,真相已经不言而喻,叶家的门庭清誉一夜间跌落万丈,右相几乎气绝而亡,他青紫了脸连连大呼朱逸博是个卑鄙无耻、过河拆桥的小人。可恨,他弄权一世却是被个雌黄小儿玩弄于鼓掌,可恨他太自负又野心勃勃,竟没识破之前的一切都是朱逸博的安抚手段,现在朱逸博翅膀硬了,江山在握,竟然想将他叶家一脚踹开。

    赔了夫人又折兵,自他叶宪哲入仕还从没吃过这种亏,栽过这种跟头,他叶家百年世族,也不是无根之木,这就想甩了叶家,他朱逸博未免太心急了,叶宪哲铁青了脸夺门而出。

    温氏悲切的拉住他,哭道:“老爷,老爷,你去干什么,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你若是惹恼了他,受苦的还会是咱们青桐啊……”

    不提女儿还好,一提叶青桐,右相顿时大怒,他猛的甩开温氏的手,“慈母多败儿,看看你教养的好女儿,这种失德败坏、辱没家族的女儿,我叶宪哲不要也罢……”

    皇太孙纵容这种疯言疯语传了出来,就是要毁了青桐啊,自己的爹又说出这种话,她可怜的青桐,温氏捂嘴大哭,她猛然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丹丹而起,不由愤恨的哭骂道:“青桐有什么错,我的女儿有什么错,都是小丹,是她不检点,是她自己勾引皇太孙不成,就弄了个狐媚子给皇太孙,是她,是她害了我的桐儿,害了咱们一家啊……这个白眼狼,这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啊……不行,我要找她,我要去找她,看看她到底安的什么心,她怎么能这样对我们青桐……”

    温氏哭嚷着就要去江瑾瑜的玉亲王府找丹丹算账,叶青宇猛的一声大吼,他满面痛涩,双目赤红,“够了,不要再去自取其辱了,我们叶府受的嘲讽还不够吗,丢人现眼的事还少吗?青桐真的是一点错没有,完完全全的无辜吗?自己家风不正,为什么要怪别人?害人终害己,活该,活该,都是咎由自取,活该遭报应……”

    温氏和右相以及江夜蓉都不知道叶青桐曾经对丹丹做过什么,叶青宇却是知道,所以,这样的叶青桐让他比谁都心痛、愤怒,他温婉芳华、宽厚体谅、引以为傲的妹妹啊,怎么就变的这样面目全非、狰狞可怕了?

    江夜蓉被叶青宇的话吓住了,她拉着叶青宇的胳膊颤声道:“青桐到底与丹丹怎么了?她们到底怎么了……”

    她早就发觉叶青桐和丹丹两人之间不对劲,可是叶青桐几乎不再召她入府,而丹丹那里,自将清怡送给皇太孙,她就开始心惊肉跳,几番捎了口信要见丹丹一面,清水都婉言拒绝了,说主子风寒缠绵,怕过继给旁人,一概闭门谢客,她竟是有四个多月没见到她们二人了。

    “她们之间到底怎么了?”

    叶青宇神色痛苦的看向江夜蓉,这个时候,是该告诉爹娘,他们精心培养的女儿到底对丹丹都做了什么,他们又有什么理由理直气壮的抱怨丹丹……

    而丹丹回府的那日,江瑾瑜的亲王府上,却是另一番热闹。

    日盼夜盼的小姐终于回来了,清影是最先在永源寺见到小姐的,自从妙蕊扮作丹丹,一直是她在身边伺候。生怕哪里露了马脚被人识破。传到皇上那里,即便不担心王爷情变,也生怕皇上一纸令下替王爷休妻,清影一早护送妙蕊去了永源寺,不声不响的将丹丹和妙蕊的身份换了回来。

    清水和福妈妈等人却都有些做梦的感觉,虽然她们已经大礼拜了,不分老少稀里哗啦的哭了一通,眼睛红肿的三五个鸡蛋都消不下去,还是不敢相信她家的小姐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就在她们面前,安安全全的。含笑看着她们。

    “小姐---太太,不,王妃,奴婢,奴婢好想你啊……”清水一连换了三个称呼,一手抹眼泪,一手抱着丹丹的脚脖子。泪珠啪嗒啪嗒的落,却咧着嘴笑,那模样别提多傻性。

    丹丹哭笑不得,将清水拉了起来,狠狠的抱了一下,又逐一抱了福妈妈和清灵、清慧、清福几个丫头,主仆几个哭哭笑笑的,一直闹了很久,大伙儿还围着丹丹不愿意散去。

    早在外面等着的某位王爷不乐意了。女人就是眼泪多,找不着人哭,找回来了也哭,这要由着她们,还不知哭到什么时候,关键,还抱起来了,虽然都是女人,可也不能抱到那种程度吧?

    他沉着脸大步进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福妈妈立刻抹了眼泪,恭恭敬敬的垂首见礼,“老奴见过王爷。”

    几个丫头亦是含泪屏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江瑾瑜沉脸看了某位不顾形象大送拥抱的王妃,异常的吃味,他的语气有点森冷,“王妃身子倦乏,都散了吧。”

    起先大伙儿只觉得姑爷相貌俊美,人品风流,对自家小姐也好,没觉得有多畏惧,可跟着丹丹入府后,才知道姑爷其实性情很冷,狠、厉、绝,纵然烟萝怀了身孕,已经确定是个公子,姑爷却是形如陌路,连个眼风都没多给几分。加之丹丹失踪了,姑爷的脾气简直喜怒不定阴沉的可怕,每日里几个丫头一见到他都胆战心惊,万幸妙蕊扮成丹丹呆在主屋又用风寒不愈做幌子,江瑾瑜皆宿在书房,都是连瑞近身伺候,她们无一人敢不要命的上去凑,这一点上,她们不约而同的佩服清怡当初的胆色。

    几个丫头本来就惧他,再看他冷着脸,寒着声说话,一个个腿肚子抽筋,恋恋不舍的看了丹丹一眼,躬身应了声“是”,飞快的退了出去,比起几个丫头,福妈妈的心里承受能力强一些,到底也心有敬畏,对着江瑾瑜和丹丹礼数周全的施礼退下。

    才走到门口,江瑾瑜忽然喊了一声,“拿几个热鸡蛋过来。”

    王爷和王妃是吃了斋菜回府的,这个时候还不到饭点,福妈妈不知道王爷忽然要热鸡蛋做何用,到底没敢多嘴,急忙去拿了,亲自送了进来,又恭敬的退了出去。

    福妈妈身影没了,江瑾瑜立刻换了另一个人般,看了丹丹红肿的眼眶,无声的叹息,将两个鸡蛋对敲认真的剥手里的鸡蛋。

    丹丹却是猛的拿起一个鸡蛋往他头上敲去。

    熟鸡蛋,要很大的力气才能在头上敲破,丹丹敲了一下,没破,又敲了一下,还没破,不由的狠狠用力。

    啪,终于破了,丹丹乐了,小样,就不信敲不破你。

    江瑾瑜却是眼冒金星,痛的差点跳脚。

    他龇牙咧嘴捂着脑门黑着脸怒瞪丹丹,这个小东西,越来越喜欢欺负他,都成习惯了,长此以往,他一准夫纲不振,不行,他要发威。

    瞅着某位王爷脸色发黑,眉峰上扬,唇角隐隐有抽搐的迹象,丹丹立刻柳眉倒竖,杏目圆瞪,先发制人道:“你瞪,你还敢瞪?大婚当日你怎么说的,怎么保证的?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不过暂时离开了这么几天,你倒好,白白使唤我的人也就算了,还将她们吓成那样?你可真是威风凛凛啊王爷大人……”

    丹丹嘴里说着,手下也没闲着,抓起一个鸡蛋,啪的一声,又往江瑾瑜头上敲去,有了经验。这回是一敲即破。只是力度有点大,鸡蛋被敲的有点扁,变形了。

    丹丹顺手又抓起一个,朝着江瑾瑜的脑门又要敲去,江瑾瑜立刻偏头躲开,玉脸黑煞一团,这个小东西还敲上瘾了,他要是硬扛,那才真是傻的没救了。

    看着江瑾瑜偏头躲开,脸有怒色。丹丹立刻红了眼眶,兰花指点着江瑾瑜。语带哽咽,满是委屈,“看看吧,一回到你的地盘就翻脸摆脸色,端得是王爷的尊贵架子,民女伺候不了,王爷自便吧……”说着就抹了鼻子往外走。

    江瑾瑜一窒。到底是谁伺候谁啊,他架子大?不给她拿脑门敲鸡蛋就是架子大?摆脸色?到底谁给谁摆脸色啊?

    江瑾瑜放了鸡蛋去将人抱了回来,把鸡蛋放入某个抽抽搭搭的小女人手里,伸了脑门认命道:“我错了,请娘子敲吧……”

    到底心有委屈,忍不住小声嘀咕,“反正是人家的夫君,人家都不心疼,我心疼个啥……”

    看着某人委曲求全。小意温柔,丹丹本来是心中甜蜜,舍不得下手的,听到“人家”俩字,她不由的怒从中来,“是啊,人家的夫君,可不是嘛,眼前这个就是人家的夫君,有了那个‘人家’你很得意吧?”

    啪的一声,整个鸡蛋被丹丹按扁在江瑾瑜的脑门上,疼的他角抽跳,丹丹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收拾自己的东西,这回是真的伤心生气了,收拾东西回娘家。

    江瑾瑜心中一沉,立刻想到了休书的事,虽然那休书他不承认,不是他亲笔所书,可是,上面有他的鲜红指印,拿出去,就是一封休书,严格说来,他和丹丹的婚姻关系已经不存在了。

    心中又慌又痛,江瑾瑜劈手夺过丹丹手中的包裹,紧紧的抱住她,从背后抱住丹丹,双臂很用力,勒的丹丹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他将脸贴着丹丹,痛哑道:“对不起,对不起……”

    自两人重逢以来,除了嬉闹时的那句“娘子我错了”,江瑾瑜对丹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对不起……

    嬉笑怒骂、耳鬓厮磨,仿佛他们一直以沫相守,从不曾有过那段铭心刻骨的分离之痛,越是这样小心翼翼的避过,越是心中痛的深,难以介怀。

    丹丹转过身,看向江瑾瑜,鼻息的距离让她清清楚楚的看清他眼底的痛涩,“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

    虽然丹丹说的含糊,两人都知道这话的含义。

    江瑾瑜顿时身子一僵,呼吸都凝重了起来,他偏过脸就要躲避丹丹的视线,丹丹却是伸手固定他的脸颊,直直看进他的眼底。

    “江瑾瑜,如果我……”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江瑾瑜猛地将丹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中,颤抖着哑声道:“我不在乎,我什么也不在乎,我只要你,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

    他生怕丹丹不信,急急的捧住她的脸颊,赤红了双目一瞬不瞬的看向丹丹的眼睛,“丹儿,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求你,不要再想了……”说到这里,泪水顺着江瑾瑜的眼角流下。

    “傻瓜……”丹丹却是忽然笑了,眼中蓄满泪水,她攀上江瑾瑜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的吻向他的唇。

    这是自乍闻卫文绍撤兵后他们之间的第二次亲吻,虽然两人相伴近两个多月,每天都是江瑾瑜紧紧的搂着她入眠,两人却都心照不宣的摒弃了这方面的需求。

    虽然丹丹感觉的到江瑾瑜的心向她靠的更近,近乎血脉相溶,嵌入骨髓,可是,她依然不敢确定他的心底能毫无芥蒂,她一直心中存着胆怯默默的观察着他,相爱容易相守难,她不能确定卫文绍这个阻力消失后,他还会不会如之前那般珍惜她,呵护她,宠溺她。

    所以,守着一份胆怯的私心,她迟迟没有告诉他真相,这一段时间,她并没如表现出来的那般欢快与洒脱,她一直敏感的捕捉着他看向她的眼神,只要他流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介意与轻蔑,她都会义无反顾的离他而去。

    “我们没有……”丹丹离开江瑾瑜的唇,含笑看着他。

    江瑾瑜不能置信,他已经抱定了各种决心,可是丹丹的话让他有种深处绝古一瞬飞入云端的感觉,他颤抖的看向丹丹。唇角翕合却说不出话。

    丹丹搂住江瑾瑜的脖子。将滚烫的唇贴在他的耳畔,“我是你的,至始至终都是你一个人的…..”

    丹丹说完这句话,闭上眼睛等着江瑾瑜狂风骤雨的吻,外加激吻过后,那啥啥啥,江瑾瑜却是紧紧的抱住她,久久没有动作,直到温热的湿意打湿了她的鬓发,一滴滴的落到她的脸颊。落入她的唇中……

    福妈妈正好有要事进来回禀,她明明请示了。不见动静,不由挑起帘子看了一眼,顿时唬了一跳,却又忍不住湿润了眼角,她放了帘子,悄悄的退了出去,频频抹泪。

    清水不解的看向她。又似想到什么,紧张的问道:“难道是王爷对王妃发火了?”

    福妈妈含泪摇头,心中欢喜忍不住与人分享,笑着贴向清水的耳朵。

    她家王爷和王妃正每人握着俩鸡蛋,给彼此滚眼睛呢。

    “真的?”清水瞪大了一双红肿的眼睛,忽然捂住嘴冲进了厢房大哭起来,老天有眼,她的小姐终于苦尽甘来了。

    “清水姐?”清灵不解的看着又哭又笑的清水,心里不确定那话她到底要不要传。

    “唔……”清水匆忙擦了眼泪。“你怎么回来了?”

    清灵诡异的看了清水一眼,“凶的要死,正拿一个小丫鬟撒气,一看是我过去,火气更大,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清水姐,我伺候不了那主,还是你快快过去降了他吧。”

    清灵说的是连祥,雄赳赳趾高气扬走的主儿,结果被抬回来的,功劳没有,却是脾气更见长,每天骂哭一下丫头,不吃不喝的自我虐待,折腾的江丰海半条命都下去了,祖宗爷的哄着他都不管用,反倒是清水,指着他的鼻子好一通大骂,倒是让他收敛了不少。

    所以,王府上下,如今能让连祥乖乖吃饭喝药的也只有清水了。

    断了腿的东西,还那么猖狂!清水立刻大怒,“咱们是王妃的丫头,伺候他,德行!”爱吃吃,爱喝喝,一个大男人,整日里寻死觅活的吓唬谁呐!

    话虽如此,到底没按捺住,没和清灵说两句话,清水就站起来道:“算了,还是我去看看吧,省的又有人遭殃。”

    欲盖弥彰!清灵觑着清水魂不守舍的模样,一个没憋住满含深意的笑了起来,趁着清水羞恼要撕她的功夫快跑了出去。

    清水却是在背后咬牙切齿的对她喊道:“你那荷包啥时候能绣好,你再不快点,我家青石那里都收到一箩筐的荷包了……”

    清灵脚步一怔,立刻看向清水,“谁,谁又给他送了荷包?”

    清水瞅着清灵满目的焦急愤怒,不由解恨的大笑。

    浴佛节后,玉亲王妃受了永源寺的福祉加持,身子一日日的好了起来,而太孙妃不知冲撞了什么,身子一日日愈发的不好了,太医俱已束手无策。

    叶氏跟着温氏去了太孙府探望了叶青桐一次,回来便跟丹丹感叹,“好好的一个孩子,现在谁都不认识了,瘦的眼睛都陷了下去,你舅母要将她接回去,皇太孙却是用礼法不合拒绝了,无论你舅母怎么恳求,他也不松口。这皇家啊,看着荣华富贵高高在上的让人羡慕,可真真是无情啊,只怕青桐生死都由不得自己了。唉,这还没当皇后娘娘呢,要是当了皇后娘娘,你舅母想见青桐一面就更难了……”她嘴里说着这种话,心里却在打突突,瞅着青桐的模样,怕是熬不了多时了。

    丹丹淡漠的听着叶氏感叹,心中却在想着别的事情,福妈妈疾步进来,一脸愤怒,她看了丹丹一眼,沉声道:“王妃,那边破水了,太孙府消息倒是灵通,清怡派了三个宫里的嬷嬷还有两个太医,已经直接去了烟萝那边,传旨的内侍也已经在路上了……”

    只要烟萝诞下的是儿子,内侍就会在第一时间传旨,确立新生儿的亲王世子身份。

    叶氏大怒,气的手脚哆嗦,“这个清怡,实在过分,她是什么身份,竟然插手亲王府的事……”

    烟萝那边的稳婆和大夫丹丹一早就准备好了。说句难听的话。烟萝想生个死胎,丹丹都不愿意,保管她生个活生生的儿子,承了这世子的头衔。

    丹丹无声的扯了扯唇角,眼底是浓浓的嘲讽。

    清怡自是不够身份,不过是有人借着她的口强自送人来罢了,看来玉亲王府添丁,皇太孙比江瑾瑜这个正主还上心啊。

    真想知道二十年后,皇太孙和清怡知道真相后,彼此是个什么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没人会想到,烟萝肚子里这个万众瞩目的孩子其实是皇太孙的种。就是皇太孙自己都不知道,他一心想着要将江瑾瑜的世子扣押在京中做人质。

    她一定会让他如愿,但愿,他对这个孩子手下留情。

    丹丹轻轻嗤笑了一声,忽然想到江瑾瑜那个傲娇的家伙竟然默认了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不由的嘿嘿一笑。

    叶氏不解的看向她,丹丹急忙掩饰的抬手看向福妈妈。“让妙蕊准备准备。”

    福妈妈大汗,她家的王妃真是越玩越上瘾了,除了见至今的人,其余的接人待物,一应事宜皆是由妙蕊扮成她的模样处理,而她自己却是带着清影那个丫头古古怪怪的往脸上涂抹一番跑出去吃喝玩乐,原本她们几个还担心王爷不悦,不想这一招就是她家王爷想出来的,王爷甚至带着王妃几天不着家。将整个王府丢给了他们一众下人折腾,从古至今就没见过这样不着调的主子们。

    福妈妈抹了脑门的汗去拉妙蕊捣腾,反正多少回了,早就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另一个一般无二的玉亲王妃出现在众人面前,叶氏头一回知道女儿已经回来了还让妙蕊当替身,捂着胸口瞪着丹丹,这个死丫头又在胡闹什么,怎么当了王妃还不让人省心?

    丹丹却是挽住叶氏的胳膊撒娇,悄声道:“娘回去快准备,咱们明儿就动身……”

    有妙蕊留在府内,她便可以放心的跟着叶氏走了,皇上吃了吴先生在困龙潭下采的药,身子大有好转,虽不能长命百岁,再延长个三五载吴先生还是很有把握的。皇上龙体无恙,江瑾瑜也该启程去封地了,只是烟萝这时候诞下子嗣,于情于理都应该出了满月再启程。

    江瑾瑜的封地在南诏,也就是后世的云南大理,丹丹早就心痒难耐,自回来,她都快将那本翻烂了,也是那个时候,她突然发现那本大朱疆域志上的南诏版图被重重的用笔描圈过,而从京城到南诏山美水美的路线也被一一的勾列了出来,竟是在她不在的那段时间,江瑾瑜无数次的规划了他们以后的行程。

    丹丹心中感动的要哭,却是嗔怒的瞪着他,“你怎么能随便画我的书,这是我的书,不问自取等同于偷……”

    江瑾瑜却是无声的挑眉,你的书,书后还有我的私章呢!

    丹丹亦是灵光乍现,她翻开后面的私章,指着江瑾瑜大叫,“好奸诈啊,那个时候就对本姑娘动了心思?”那时候她还没成年呢,果然是禽兽啊!

    江瑾瑜却是意有所指的看向她,“你确定你那个时候没有成年?那,那个绿柳河畔,对着湖水悲伤欲绝的诅咒大喊的女子是谁?”

    那个名字是叫徐阳,他一直深深的记得,没有人知道,他暗自有一个名册,上面记载着所有叫徐阳的男子的一举一动。

    可是诡异的,丹丹没有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交集,江瑾瑜目色深晦的望着丹丹,为何他们已经彼此深爱交融,她还是不肯告诉他她那个心底的秘密?

    迎上江瑾瑜的目光,丹丹瞬间明白了,原来早在她不知道一切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命运已经开始交缠了,除了她亲口向他坦白,其实,他早就猜到了大概了吧,毕竟,碧草与之前的艾春丹一起生活了好几年……

    想着江瑾瑜听着她天方夜谭般的话目瞪口呆的模样,丹丹忍不住趴在叶氏怀里闷笑。

    庶长子都要生了,这丫头还能笑的出来,叶氏气的简直不知说什么好,想了想女儿之前的话,不由的有些动心。

    一个月前,丹丹突发奇想,提议让艾天佑和艾天孝兄弟俩回黄花镇去祭祖,顺便将老太太和大伯母一家子接去南诏,而她与叶氏和贤仪直接启程去南诏。反正江瑾瑜已经让人在南诏王府布置好了一切。路上又有高手护卫,她正好借此机会不疾不徐的带着叶氏游玩一番,差不多她到南诏,江瑾瑜也已经处理好京城的事务快马加鞭的赶到了。

    至于烟萝和琼枝一干人等,当然是留在京中,南诏王府,只能是他们夫妻俩真真正正的家。

    当然,能让江瑾瑜点头放她先离开,她可是软磨硬泡外加付出了无比巨大的惨痛代价,说三天三夜下不了床有点夸张。可是她足足昏天暗地的睡了一天一夜,起床的时候腿一软。整个人跌了下去,将福妈妈和清水吓了个半死。偏,胡乱作为的某人却是神清气爽,看着她的时候眼中还有兽性大发的趋势,都那样了,竟然还没有餍足,恨的丹丹赌咒发誓的让他三天三夜进不了门。事实上。某人确实没有进门,而是进了窗户。

    想着这一个多月两人之间的荒诞事,丹丹脸上火烧,这几天她明显的感觉身子不爽利,懒怠,犯困,食欲不振,不行了,再这样下去。非被他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每天晚上看着他笑眯眯望着她的大灰狼模样,她就止不住双腿打颤。

    “明儿太急了吧?还没跟你外祖母说好……”叶氏摇头,一看丹丹的脸色,不由的一惊,“小丹,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可是又感了风寒?”

    丹丹双手拍脸,“呃,没有,就是忽然觉得燥热,燥热,哈哈,天气变暖的原因吧……哈哈……”

    一旁的福妈妈听了却不敢大意,急忙让人给吴先生送信,王爷可是说了,只要王妃有个头疼脑热,立刻让吴先生进府,片刻不能耽搁,所以,别说丹丹脸红气喘,就是打个喷嚏,吴先生也是大步流星的被人拎了过来,老腰都不知道闪了多少回。

    一搭上丹丹的脉搏,吴先生的嘴几乎瞪成了鸭蛋,他这幅不淡定的模样将叶氏和福妈妈吓了一跳,就是丹丹都惊的脸色一变,生怕自己忽然得了什么绝症。

    “吴先生,王妃……怎么了?”福妈妈战战兢兢的问道。

    “哎呦,嘿嘿……”吴先生猛的一嗓子,站起身往外走,忽然又转身道:“快伺候王妃躺下,快,千万千万要小心,小心啊,一定要小心……”

    不待福妈妈和叶氏细问,他撩起衣袍飞奔了起来,江丰海迎面走来,看了吴先生脚下生风的模样,大吃一惊,吴先生这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越老越轻浮了。

    江瑾瑜正在与一众幕僚密议,连瑞贴着他的耳朵轻声汇报,“爷,生了,是个男孩……”

    江瑾瑜的眼中立刻闪过一抹杀气,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了,没人看到他眼底那一瞬的变化,恰在这时,吴先生在外面大喊,“王爷,我要见王爷,有急事,快……”

    兀术脸色一黑,这个吴先生,怎么越老越回去了,王爷正在议事,事关江陵君拿去的那份阵法图,说是有了关键的突破,众人正振奋人心,有什么天大的事不能等一等……

    “王爷,王妃…..王妃……”吴先生才喊出王妃两个字,江瑾瑜倏地站了起来,“众位稍等片刻。”撂下众人快步走了出来。

    吴先生颤抖着贴上江瑾瑜的耳朵,“主上,王妃,她,她……”

    吴先生话音未落,江瑾瑜已是不能置信的攥住他的双手,“先生确定脉象无错?”

    大手如钳,差点把吴先生的双手捏断。

    吴先生几乎泪奔,当然是痛的,他频频点头,“是是是,老夫脑袋担保。”可是王爷啊,求你快放开老夫的手吧,你得儿子的代价不能用老夫这双手来换啊!

    江瑾瑜大事也不议了,撒腿飞奔,兀术脑仁抽跳,瞪着吴先生,“什么要紧的事,非得这个时候告诉主上?”

    吴先生嘿嘿一笑,“天大的喜事。”他神秘的对兀术道:“主上有后了。”

    兀术不屑的轻嗤了一声,不就是烟萝生下世子了吗,刚才从连瑞的口型里,他已经得知了。

    吴先生知道兀术误会了。却笑而不语。这个老狐狸自诩算无遗策,这次,就先摆他一道吧,也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王妃就天生是他这种目空一切、自视甚高之人的大克星。

    “丹儿……”江瑾瑜风火轮一样的冲到丹丹床边,双目赤红,颤抖着抱住丹丹,又生怕弄疼了她。急忙放开改握成丹丹的手,好歹知道疼娘子。十指交缠却是无比的温柔,“丹儿,你知不知道,你……”

    福妈妈和叶氏都在一旁守着,见王爷这模样,叶氏身子一软几乎要昏死,幸好福妈妈眼明手快的扶住叶氏。

    丹丹的一颗心亦是下沉。难道真的得了绝症了吗?天呐,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她以为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的时候?

    她颤声看着江瑾瑜,“你说吧,我,我能承受的住……”说着这话,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她果然是有病了,怎么忽然这么想哭。她明明不想哭的,可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

    叶氏已经捂嘴哽咽出来,“我的小丹,我可怜的小丹啊,这可如何是好……”

    江瑾瑜顿时脸色大黑,激动的情绪倒是平复了不少,他忍着蹙眉的冲动对叶氏道:“岳母,丹儿只是怀孕了,没什么不好的吧?”

    “什么?”这下,叶氏和福妈妈俱是张大了嘴,简直能塞下鹅蛋了。

    “我……我……”丹丹挣开江瑾瑜的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只是由于激动,用的力稍大,看起来像拍。

    江瑾瑜被她粗鲁的动作吓的魂都快飞出去了,一把攥住她的手,“轻点,轻点……”生怕她不知轻重拍掉了孩子。

    叶氏和福妈妈俱是一时不能消化这个消息,互相对望,竟是呆傻了一般,江瑾瑜一声惊呼,福妈妈立刻清醒,当即跳了起来,“恭喜王爷,恭喜王妃,恭喜亲家太太,老奴这就去布置,怀了身子不比旁人,什么都要小心,千万不能有所冲撞……”

    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高兴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叶氏则是握着丹丹的手喜极而泣,泪水啪嗒啪嗒的落个不停,转着圈的又要给佛祖磕头了。

    江瑾瑜忽然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沉脸对福妈妈道:“慢着,王妃怀孕的事先不要声张出去,不,要一直保密……”

    就是这样,丹丹肚里的这个球成了黑户,包括以后的n个球,一直到了n年n年之后,众球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带来的轰动可想而知,简直炸翻了整个大朱皇朝。

    而因为丹丹怀揣数球,又有绝杀独身护身符(休书,江瑾瑜一直想偷回去销赃,屡屡失败)为依仗,一直想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某位王爷,一辈子彻彻底底的被压制在身下,永永远远的当了妻奴。

    即便有一回,冷家那个卑鄙无耻的冷某人借着他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出生的时候,送了一个让他无比眼熟又妒恨异常的包裹和满满一匣子珠玉钗环给他的宝贝女儿做见面礼,又被他无比贪财的王妃据为己有的时候,他也敢怒不敢言,生生咽了两大口鲜血忍了下去,还是满含微笑,无怨无悔啊!

    苍天啊,大地啊,有谁知道他其实最厉害的不是绝世的武功,不是数十万可一举摧毁京师的精锐,不是他神通广大、过目不忘的娘子大人给的两张藏宝图,不是他后来至高无上的太上皇的身份,而是他的忍功,举世无双的超极忍功,以至于他的好王妃给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外号,忍者神龟。

    (全文完。番外会有卫文绍、冷君奕的一些交代,清水与连祥,清影与连瑞,当然,也会有某位王爷与数球大战争老婆宠爱的狗血事啦,哈哈,不过目前要致力于新书储备,番外怕是要拖延一段时间,希望大家对新书再次捧场,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